問答環節:「豪」傑的經商之道

我們與神之心教會主任牧師陳少豪牧師(少豪牧師)進行了一段訪談,討論他既是牧師,也是商人的特殊位置,同時也瞭解他如何在這複雜的兩個世界中航行。這段訪談延續他在個人網站上發布的一篇文章:《我的心路歷程:既是牧師,也是商人》

您在文章中提到自己作為牧師兼商人的特殊地位。這是服事現代化的演變嗎?

這正好相反。你可在《舊約》中找到如大衛王這樣的典範。

大衛是一國之君,那可說是世俗的崗位,但他也履行了祭司的職責。大衛把約櫃運回耶路撒冷後,他也獻上了燔祭和平安祭(撒上 6:17-18)——這一般是祭司的職責。

大衛之子耶穌,也是君王與祭司。身為信徒,我們被稱為被揀選的族類,有君尊的祭司(彼前 2:9)。因此,我們也是君王與祭司(啓 1:6)。

《新約》中也可見其他類似的例子。保羅既是使徒,但也以製造帳篷為業。百基拉和亞居拉既是商人,也是牧師。路加既是醫生,也是宣教士。

就現今生活而言,我們能如何既做君王,也做祭司?

在聖經中,祭司是屬靈權力的象徵。他們為人們向神代求。神也將祂的異象賜給祭司,由祭司傳遞給人們。

君王是世俗權力的象徵。他們治理國家,負責提供金錢與資源,以成就神的旨意。

簡單來說——祭司懷有異象,君王提供資源。

以現代的言語描述,祭司就如教會裡的牧師、屬靈領袖、全職同工、宣教士和在五重職事服事的同工。君王則是職場裡的生意人。

祭司君王兩者兼容表示我們能有雙重呼召。我們無須被平信徒與教牧之間的隔閡所束縛。我見這差距也逐漸縮小。職場上的基督徒撥出大半時間在教會服事,行屬靈工作,而牧師/全職同工也逐漸往商業領域發展。

這不代表人人都得當牧師。然而,這意味著積極服事不僅限於牧師或教會同工。經商和職場人士可以也應當在教會事工中擔負起更多的責任。相反的,這也意味著牧師和教會同工並不局限於「為教會做事而已」。

今時今日,若商人兼當牧師,人們往往讚嘆不已。但若牧師當起了商人,大家都認為他在妥協。很遺憾的,一旦牧師兼任副職當起商人,他就被視為披著羊皮的狼。但商人投入神職時,他卻被視為披著狼皮的羊⋯⋯有所領悟,又通達人情、神通廣大。

事實上,雖然將世俗和屬靈的事物二者隔開較簡單因會避免引來他人負面的看法,實際上「平信徒」和「教牧」的隔閡,在當今世界已不合時宜。現在,不需再「兩者選一」,而是「兩者兼容」。

實際上,如何兩者兼容呢?經營公司不剝奪您在教會當牧師的時間嗎?

絕對不會。首先,正如我在文章中提到的,我考量得十分明確——教會優先,做生意是我的次要呼召。我先是基督徒,先是牧師,再是商人。

每週,我花大約兩至四小時處理公司事務。就算在公司剛起步的階段,我最多也只花一天的時間。能做這樣的安排,是因為公司裡有可靠又有才幹的團隊。

因此,與其說是公司剝削教會,正好相反。公司使教會受益。

就個人而言,公司資助我短宣和出行的所有費用。每當我到海外傳講,教會無須支付我的機票、住宿等開支。實際上,當公司員工飛往香港時,公司資助他們所有的經費,但他們也可以借機與當地的牧師會面,或是參訪當地教會。以更宏觀地的角度來看,公司得以讓我建造教會、祝福教會。我也親自支付我在教會的辦公室和賓客休息室的裝修費。

正如剛才所說,一切在於心意和目的。布朗納主教曾說:「金錢是好的僕人,卻是不好的主人。」 錢財本性不惡。但問題在於「你為誰服事?」 我和曾牧師選擇服事神。金錢莫過於我們的僕人。金錢是我們建造神國的工具。我們因蒙福而成為祝福。換句話說,我們用公司來建造教會,而不是用教會來建造公司。雖然這聽起來陳詞濫調,但在生命中實際活出這句話絕非容易。

您說到有趣的一點——公司能幫助你建造教會、祝福教會。您能進一步分享您如何活出這理論嗎?

最明顯的方式便是通過錢財祝福教會。就如之前所說,公司使我和曾牧師能為神之心教會的建堂基金奉獻100萬新幣。除此之外,在過去短短的四年半裡,我們公司總共贈送了價值超過40萬新幣的產品,祝福世界各地的教會與牧師。

教會也從經商的經驗和視野中獲益。這些領域包括系統、程序、專業精神、客戶服務最佳實踐,甚至包括大數據和運用數據分析和統計來做出更明智的決定。

我們也建立讓教會獲益的人脈關係。比如來說,正因為經營的是音響生意,我們能與頂尖的音響工程師接洽。之後,他們成為了我們的顧問,幫助優化聚會禮堂的音響。

除此之外,我們也會想辦法通過公司為教會省錢。例如當教會需要搬運重物時,公司免費讓教會借用公司貨車和人力。

正當在裝修 Imaginarium 我們的聚會禮堂時,公司贈送了音響系統,作為升降機大堂,走廊和洗手間的音響設備。實際上,若教會使用公司所代理的任何產品,公司都免費贈送。教會無須出資。

我們甚至還掩蓋了產品上的商標,以免遭人誤解為宣傳——想必你也知道觀念的可怕性⋯⋯出於好意的事也能被曲解。

這就是您在文章中所提到的「以智慧伴随的信心在教会界航行」的意思嗎?

正是如此。就如我所說的,在處理教會和公司之間的關係方面,我不遺餘力堅持光明正大地處事。金錢只往一個方向流動——我的公司捐款並奉獻給神之心教會。

即使如此,無論公司內部規定多麼嚴謹,我已逐漸接受自己無力控制外界批判的事實。總有些人要在雞蛋裡面挑骨頭。所以我只好考慮後果,盡我所能地去祝福教會。

如何考慮後果,盡您所能地去祝福教會呢?

就以裝修 Imaginarium 為例。我們得為聚會禮堂購買音響系統。公司代理來自美國頂尖商業音響系統製造商的產品。我能以經銷商價格購買這套音響系統,為教會省下幾萬元,但因考慮到外界可能誤解,終究選擇不這麼做。這令我十分懊惱。

即使不會從交易中獲取一分錢——
即使這宗交易已得到董事会批准——
這依然無法制止一些不懷好意的人在網絡上散播不實消息,激起對基督徒和牧師們的負面情緒。更糟的是,這也可能影響會友的家人朋友對教會的看法,使佈道更加困難。

我認為這一切不值得那負面的後果。因此,教會決定購買另一款價格較高的音響系統。

您在文章中也提到您通過公司支持神之心教會的牧師和同工們。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我把公司和創業視為給牧師和同工們提供可持續理想的方式。就如在文章中所提到的,神從使徒行傳 20:33-35 中賜予我啟示。我要效仿保羅,親手做工養活自己和同工——我的團隊。

養活團隊不只是讓他們足以過活,而是要他們過著正常的生活,開始儲蓄,未雨綢繆。我必須強調——可持續理想不是過奢侈生活的藉口;而是為了享有選擇。重點不在於過奢華的生活,而是活出至高的呼召(變成熟且更像基督)。我不希望團隊兩頭忙。我要他們無須為金錢煩惱,可以一心一意服事神。

這些年來,我注意到身邊有些朋友在青少年和社青時期富有理想,為神火熱。但到了三四十歲時,他們已不再有相同的熱忱。家中的經濟負擔及供養孩子高昂的花費磨滅了他們為神所懷的夢想。有些甚至還對神有所抱怨。他們認為把青春獻給了神,造成他們如今「落後」於那些沒那麼熱衷於服事神的人。

作為青少年教會的牧師,我為此感到擔憂。我和曾牧師相信青少年教會的成功只能在10至20年後證明。成年的青少年成為了丈夫、妻子、父母、職場人士後,仍還懷有同樣的品格和屬靈信念嗎?我們想要教會的青少年歷久不衰地愛著耶穌,服事神。我們希望他們能抱有可持續理想。

讓我們從實踐層面上來談吧。我們該如何活出可持續理想?

可持續理想實用方法千變萬化,可從時間和金錢兩大方面著手。

對於職場人士來說,若從事於擁有自主性和靈活工作時間的崗位,那麼可持續理想會最有成果。這是我們在教會鼓勵創業的原因。

就以我們的短宣總監Martin和主日學總管Mae-Ann來說。因為他們都是企業家,Martin可以經常參加短宣,Mae-Ann則帶領超過200個孩童和145位同工的主日學事工。他們倆也是牧養領袖,帶領兩個牧區,共有200人。他們是志願者。但他們能如此高層次服事的兩大原因在於他們能掌控時間和具有財務自由。

那麼全職同工呢?他們怎麼在兼顧教會職責的同時享有可持續理想?

同工們都非常刻苦耐勞。依照人事政策慣例,他們每週得完成45小時的工作。(實際上,大部分同工太熱愛工作了,每週工作約60多小時。有時候我還得催他們趕快回家!)但他們完成工作後,可以選擇兼任副職。其中有些同工是自由工作者者,另有些則是房產仲介。其他的則在家族企業中工作。這樣安排能提供經濟利益,讓同工選擇在獲得教會具競爭力的薪資後,額外賺多些錢。考慮到我們多數同工都較年輕,無需供養孩子,這樣安排不只可行,他們從工作上得到的經驗讓他們更能勝任教會中的工作。

其中還有一些同工,一半的時間在公司工作,另一半的時間則在教會工作。創會初期,教會規模較小時,這安排非常重要。當時,教會無法因他們在音效工程,科技等方面的專長聘請他們。在公司工作能補貼薪資,他們同時還能在教會積極服事。既然我是他們的牧師兼老闆,他們策劃及參加教會活動時無須請假。

我們在教會總是強調神該是我們的優先考量。我的公司就是躬行已說的真實案例。

這次訪談充滿深刻的見解。最後,您還有什麼想與讀者分享嗎?

兼顧神職和商業不僅是可行的,也是屬神的。若你覺得神賜予你這雙重呼召,那以由敬畏神引導的樂觀態度進入商界,同時以智慧伴隨的信心在教會界航行。永遠守護你的心態和推動力。順從神的旨意,祈求祂賜予智慧。從兩界中各取其長,通過你的生意和神職更加榮耀神。

《牧師與商人》系列發送至你的郵箱!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